負傷的安慰者

//負傷的安慰者

◎王玉如
我從小既貪玩又懂得玩,唯獨就不愛讀書。在追求享樂中,膽子愈玩愈大,大學畢業後為了想尋找更新鮮的事,假唸書之名去了美國。

我的人生從那時起從雲端跌落到谷底。因著倔強的個性,兩年內,在沒有婚姻關係下有了兩個不同父親的孩子。無奈下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心,大腹便便帶著兒子回到台灣。本想藉著原生家庭的溫暖稍稍撫平我的傷痛,怎知回台不久,全家的精神支柱,我的二哥,因酒後駕車撒手人寰,讓全家陷入愁雲慘霧裡。不久女
兒早產,接著她的爸爸投資失利自殺獲救。兒子18 個月,女兒3個月時我就成為單親媽媽。我不知道未來在哪裡,在我面前是一條漫長又艱辛的道路,我無法接
受這樣的事實,開始不吃不喝,體重剩下36 公斤,腦子只想著要用何種方法結束自己的生命。我患了中度憂鬱症,在抗拒吃藥下,帶著內心傷痛及起伏不定的
情緒來教養這兩個孩子。兒子從小在我嚴厲打罵下長大,女兒在從小被我忽視下成長。對他們的傷害是我一輩子都無法彌補的。

當孩子好不容易長大後,年邁的父母相繼生病,十多年的醫院家裡奔走照顧,再加上自己經營船舶用品貿易工作壓力下,我患了嚴重的焦慮症,二十多年來我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。就在我身心俱疲,幾乎快要崩潰之際,我走進了教會,不為認識神,只想唱歌舒緩壓力,在不甚了解下受洗成為基督徒。但我不看聖經、不守主日、不會禱告,且由於內心的苦毒和敵意,所以看很多基督徒都不順眼。結果,上帝是上帝,我還是原來的我,完全沒有重生的喜悅。讀了一點點聖經後只覺得成為基督徒並沒有讓生活變輕鬆,反而束縛更多,我比以前更加的不快樂。身體不適狀況愈來愈多,胸悶頭昏,每天疲憊無力。兩位心臟科醫生都研判我為狹心症,要我做進一步的檢查,就在做斷層檢查機器轉動時我閉上眼睛的當下, 我看見了耶穌用祂的白袍蓋在我的身上。我好感動,感受到有人真的憐憫疼惜
我,知道我的苦。一小時後報告出來了,心臟三根主要的血管沒有任何阻塞,這樣的結果讓醫生覺得不可思議,從那時起我開始渴望更多的認識祂。我讀聖經,
守主日,參加關懷服事,上很多與神有關的課程。我的心也變的比較柔軟,我的臉也看到了一些笑容。

去年秋天在祂巧妙帶領下,我進入神學院學習心理諮商。剛開始不明白,為何不用我最喜愛的歌舞來榮耀祂,却要我去做最不愛的讀書這件事。但後來在課
程中我才覺察到原來是上帝給我機會,回顧我的過往,迫使我一次次的撕開傷口,檢視最內裡的膿瘡,並更深的覺察我和家族成員之間的問題,進而得到醫治和
釋放。讓我真實的感受到是祂一步一步的帶領我走前面的道路,上帝對我的生命早已有一個偉大的計畫,祂不要我庸庸碌碌,祂要我出色,因我是負傷的治療
者,我過往的傷痛將成為醫治他人的泉源。誠如以賽亞書55:8「耶和華說: 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,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。」

2016-07-20T13:10:05+00:00